自問自答

關於部落格
問答無用
  • 7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王路線

──將長達數千年的兄弟鬩牆的鬧劇結束掉吧! 「……你剛剛說了什麼?」 「嗯──『我不要直哉了』──應該是這樣沒錯吧?」 男人瞇起雙眼,長睫毛下的赤紅眼珠彷彿內藏著火焰的玻璃球般,自內部映出妖異的光芒。 少年彷彿沒瞧見男人皺眉的表情,緩緩取下總是戴在頭上那形狀奇特的耳機,朝男人丟去。 男人接住了耳機,面無表情地瞄了耳機一眼,而後持續瞪向少年。 「…丟掉我這顆好用的棋子,會是魔王軍重大的損失喔?」 「嗯~~有想過,但是還是不要了。」 對於男人試探性的話語,少年滿不在乎地回應。男人眼中的光芒增添了惡意。 「喔…?居然將能用的棋子放手,這實在不是聰明的王會做的蠢事啊?」 「嗯,就是那個。」 漂浮在半空中的少年指了指發話的男人,嘟起了嘴。 「我好歹也算是個王啊~啊──不,因為已經得到貝爾神的所有力量了,所以算是跟神有同等能力的存在?……我這樣的存在要聽人類指使,你不覺得是件很奇怪的事嗎?」 無視男人狠戾的視線,少年邊在半空中浮動,邊繼續說下去。 「我知道直哉恨神的原因,也知道直哉被神詛咒的事。……我啊,雖然不算什麼正常的人類,但至少還有感恩之心,所以剛剛不是幫直哉解除了詛咒嗎?────啊啊!如果是擔心神的事情的話,是白操心喔!畢竟我個人也有對神的私恨,所以不管直哉怎麼想,我本來就打算要殺掉神的~」 少年閉上眼,再次睜開時,原本深藍的雙瞳轉為與男人相似的血紅。 「──但──是──啊──一直被直哉指使這個指使那個,我也覺得很煩啊!我很感謝直哉給了我足以成為魔王的力量,可是這不代表我要一直聽直哉的話吧?」 與語氣中滲出的些微殺意相反,少年彷彿沒有注意到男人的不悅般,在空中原地轉了一圈。 披風在落到男人伸手可以捉住的高度前被拉了回去。 回到原位後,少年飄向男人,血紅的雙眸與和自己有著同樣色彩的雙眸對上。 「就算會花上數百年、數千年,我也一定會將神殺掉的。…所以,你就享受自己這最後一次轉世,不要再擔心多餘的事了吧……哥哥?」 男人睜大了雙眼,但在男人尚未能說出任何話語前,少年輕輕一笑。 「──掰掰,直哉。」 ──消失在空氣之中。 就算少了直哉,魔王軍中對神充滿憎惡的惡魔不在少數,能好好彰顯自己身為魔王的實力與威嚴的話,狡獪的惡魔也會自願獻上幾計。雖然會多花上不少時間,但打倒神的軍勢,並不是那麼難以達成的願望。 可能的話,能在直哉死掉前將神殺死讓他看見就好了哪──…… ──也許不應該將耳機還回去的。那是直哉特地為了我做的東西,性能可不是一般市面上的流通品可以相比的……啊啊,可是,我跟直哉已經沒有關係了。 今後的事也不再跟直哉有關係了。 直哉作為背負該隱記憶的最後一人,以人類的身分死去,這樣一來該隱就能得到救贖了。直哉也不用再被記憶所苦,將人生全用在復仇上了。 從今以後,記得的只要我一個人便足夠了。 ────明明是那樣想的。 「……你剛剛說了什麼?」 「啊啊──『我已經侵入美國和北韓的國防部的指揮系統了,只要我按下一個按鍵,核彈隨時都能把這個世界毀滅掉』──我剛剛是這麼說的。」 捧著筆電的男人彷彿像是在轉播網路上的天氣預報般滿不在乎地開口,閃著妖異光芒的赤紅眼神望向王座上的少年。 沒有從王座上滑下去大概是因為少年的大腦一時間無法完美處理這個情報所致。 「…………等等,毀滅了世界你要做啥。」 「沒特別想做什麼,只是想這樣做所以就做了?」 仍舊是滿不在乎的輕佻語氣,男人的架勢看似充滿漏洞,實則早已在身邊以他那龐大的魔力量張起了數道防禦牆,並且以他過人的觀察力不斷注意著週遭與少年的一舉一動。 ────毫無空隙可言。 「……把人類毀滅掉了你究竟想幹嘛啊……」 沒想到男人居然超乎常識到如此程度,就算沒有因過度震驚而滑落王座,少年也想故意滑下去以表示自己現在真的震驚到不行。──儘管他真的震驚到連動也無法動彈。 「呵呵……」 彷彿很滿意少年的反應般,男人咧嘴一笑,以優美的嗓音紡織出果然還是令少年的大腦無法瞬時處理完畢的內容。 「──沒什麼?只是想著要完成多年來的夙願,向我一直以來單戀的對象告白。……為了表現出我的誠意,我決定將世界獻給我最愛的人──能做到這種事的男人可不多吧?……但是既然是我個人的單戀,不管我再怎麼有把握,我也不得不思考要是被拒絕時的情況────要是被拒絕了,我也活不下去了,只能帶著我深愛著那個人的證明一起自殺了。」 「……等等…等等直哉……」 「順帶一提,現在我向我最愛的人告白的實況正通過我的魔力傳送給全世界的媒體,大概現在全世界所有人…不,至少所有國家的高層肯定都對我的告白結果密切關心中吧。」 「居然還是實況轉播?!等等直哉你給我等一下──」 「啊啊,還有,美國和北韓的國防部正試圖將他們被奪走的指揮系統重新奪回,依照我先前的預測,到他們能成功突破我的封鎖前,還有三分鐘。我絕對會在他們突破我的封鎖前按下引爆鍵。誠心希望我的告白能夠開花結果。」 「這算哪門子的告白啊根本是威脅吧───?!!」 「能夠受到全世界所有人祝福的告白,人類史上大概也僅只這一次了吧。能將這僅此唯一的一次、以及來自全世界的祝福都獻給我最愛的人,我也覺得很光榮。順便提一下還有兩分鐘五十秒。」 「聽人說話啊你這混帳───────────!!!!!!」 啊咧好奇怪,好像淚水湧了上來,鼻子有點刺痛……而且不知為何還有一種奇妙的既視感? 倒數兩分五十秒的短暫時間內,大腦彷彿事不關己般地不斷浮現出過去的記憶。從昨天的神魔戰役到少年成為魔王時的記憶………啊啊這麼說來,當初成為魔王時也是這樣啊。自己突然間被告知成為魔王的未來,事實上要解決封鎖除了成為魔王以外也沒有其他手段……當初的直哉是不是也是這麼幹的?不答應成為魔王的話就不告訴我們情報之類的…… 「……你真是一點成長也沒有。」 「對活了幾千年的人來說成長沒有什麼意義,結果就是一切。」 「嗚哇好討厭的大人!!」 「小孩子是無法談戀愛的。」 「不要說得那麼白!!」 「一直都是小孩子的話也沒辦法忍受十幾年的單戀吧。」 「所以說不要說得那麼………欸?」 「…怎麼?又沒聽清楚了嗎?」 男人依舊邪笑著,但眼神與嘴角都變得柔和許多。 在少年動彈不得的注視下,男人緩慢地開合雙唇,慢慢地、但清晰地、吐露話語。 「需要我再說一次嗎?」 「…………不過才大我七歲。」 「那麼就是七歲之後的人生全都獻給你了嗎?聽起來不錯。」 「…………明明就只是個直哉。」 「是啊,正因為是我才辦得到這種事。如何?這世上沒有比我更好用也更有用的棋子了吧?」 「…………直哉是笨蛋。」 「還有十五秒。十四、十三、十二…………」 少年終究沒有滑下王座。 少年的身體飄起,緩緩浮向男人。 男人解開防禦牆,悠悠走近少年。 少年抱住男人的頭。 男人扔掉筆電,將掛在手臂上的有著奇異形狀的耳機摘下,套到少年頭上。爾後,擁住少年的身體。 「讓我永遠屬於你,我唯一的神。」 「…准。」 細微的話語聲被落到地面摔成粉碎的機械悲鳴給掩蓋而過。 ────將全世界都捲入的數千年的兄弟鬩牆結束後,是將全人類的未來都捲入的十數年的情侶吵架的落幕。 ※ 被シリウス的限定小報給啟發了的東西。好的意義跟壞的意義都是。 這篇文裡的兩人應該是目前我腦中的創世兄弟裡最像戀人的一對。沒有比公然坦承自己是弟控的哥哥更強大的存在我相信。(茶) 可是比想像中的甜太多了。胃好痛。(咦) 不應該一口氣吃掉一顆比巴掌還大的梨子。那顆梨子不應該甜得沒有天理。我不應該抱著被甜得膩到很痛的胃來寫吐砂糖都不夠的甜文。胃好痛。 希望這篇文能讓我腦中的兄弟暫時不要互相殺戮。不如說這篇文的兄弟終於跨越仇恨了。果然還是最像戀人的一對。 好想重玩DSOC………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