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問自答

關於部落格
問答無用
  • 79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角篇 兔神結局

宇宙之外有著什麼呢。 比無數的繁星更加遙遠,連極星的力量都無法傳至的遠方。 在那之外,更加遙遠、更加邊疆,時空之外的次元,盡頭的彼方。 「好比說,那裏有著另一個太陽跟另一個月亮,另一個不同的生存體系?」 黑髮少年自言自語道,爾後,輕輕搖頭。 連帽外套的兩條垂飾隨著黑髮少年的動作微微搖晃。 「嗯──或者說,是無盡的黑暗,跟虛無的空間?」 幾秒後,黑髮少年歪頭。 「如果跟以前玩過的遊戲同樣的設定的話……其實外面是數碼程式的世界,而我們都是程式構成的物件?」 黑髮少年的頭歪向另一側。 「……不行。不知道的事情再怎麼想都是不知道。」 嘆了口氣,黑髮少年碰的一聲躺平在王座上。 王座上浮現漣漪般的光芒,快速擴散至圓盤狀空間的邊緣,倏地平息。 「哪,你覺得宇宙之外是怎樣的地方?」 確認了這是朝自己投來的對話,原本靜靜浮在王座斜後方的白髮少年不發一語地飄近,降下身望向躺平的黑髮少年雙瞳。 白色連帽外套的垂飾自白髮少年肩膀滑下,垂在黑髮少年眼前。 「我也不清楚。我所能得知的紀錄僅限於蓄藏在這個虛空藏的部分。你所謂的『宇宙之外』的情報,如你所知,並不存在於這個虛空藏,因此我也無法回答你任何有用的情報。」 「嗯~~~~………」 不自覺地伸手,黑髮少年邊心不在焉地玩弄著垂飾,邊若有所思地發出困惑的低喃。 白髮少年微笑地注視著黑髮少年的舉動,片刻後,帶著笑意開口。 「不是那麼需要煩惱的事情吧?對你來說。你已經有了答案了不是嗎?」 「是沒有錯,可是……」 「如果你要去的話,我也會一起去。沒什麼好擔心的不是嗎。」 黑髮少年瞪大了雙眼,視線從垂飾轉移至白髮少年的臉龐。 白髮少年帶著靜謐的微笑,不疾不徐地等待黑髮少年的回應。 許久,黑髮少年壓抑著驚訝,眨了眨眼。 「……我以為你會不允許臨陣脫逃的行為?」 「你並沒有逃不是嗎?」 「角度不同的問題罷了?」 「那就是沒有逃了呢。」 白髮少年輕笑,朝下方伸手。 沒有溫度的手指撫著黑髮少年同樣沒有溫度的臉頰。 不可思議的,彷彿從手指與皮膚的接觸面產生細微熱度,彷彿就像是循環於人類體內的血液一般,溫度自指尖流至全身。 「這個世界是屬於人類的世界。從我遇到你的時候起,直到現在,甚至更久遠的未來,這個世界一直都是屬於人類的。」 「……沒想到會從你的口中聽見曖昧的時間用語。」 「這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我遇見你以後的時間,無法用『記錄』這種膚淺的話語來指示……你們一直都是活在當下的。」 停頓了幾秒,白髮少年瞬間像是回想起過往的回憶,喉間輕震,發出細微的笑聲。 「這個世界一直都是屬於人類的。你並沒有逃,只是改變了作法。」 「可以這樣解釋嗎……」 「先前,我跟隨了你的決定。現在,我也仍然是如此打算的,朋友。」 「……沙達克好狡猾。」 「喔呀,是嗎?」 「嗯,超狡猾的。」 究竟是自己的什麼很狡猾呢? 這次輪到白髮少年歪頭表示自己的不解。 放開垂飾,黑髮少年述地起身。 「好像快要來到這裡了。」 「似乎是如此呢。」 「你想見他嗎?」 「你呢?」 「嗯~~~………」 黑髮少年眺望著穿越時空的彼方。 黑髮少年正注視著的事物,白髮少年也瞭若指掌。 再過半刻,白髮青年率領的隊伍就要衝進這個神之聖域裡了吧。 忘卻了不存在的過去,追求著不曾有的未來……人之子為了他們那遠大的夢想,終於決定要放逐名為「神」的存在。 該微笑以對嗎? 該流淚相對嗎? 該說是諷刺嗎? 該諾是必然嗎? ──至少,對黑髮少年而言,是早已預見的事實吧。 反亂的徵兆顯現後,黑髮少年便開始思考起了「宇宙之外」的問題。 對黑髮少年而言,這一天的到來似乎是盼望已久的現實,而黑髮少年不過是為了迎接這一天到來而挺身接下了這份銜接的差事。 在不存在的過往之中,當黑髮少年開口承接下這份大任時──在那當時,他便已經預見了這個結局嗎? 黑髮少年的視線究竟正望向多遙遠的彼方呢。 對於自己無法完全悟透黑髮少年的思考感到些許懊悔,但比起這淡淡的懊悔,白髮少年更加重視的,是另一份強烈主張其存在的感情。 ──想要和黑髮少年凝視著同樣的夢想。 比不存在的過往更加遙遠的過去,黑髮少年朝自己伸出了手。 已不復存的過去的終末,白髮少年追隨黑髮少年而去。 這一次,他們能並肩而行。 ──至少,對白髮少年來說,和黑髮少年並肩而行,是自己的義務,也是只有自己才能享有的權力。 「……還是不要見面好了。」 「真的好嗎?」 「嗯。」 從王座上完全站起,黑髮少年飄向白髮少年。 「我相信別離時朋友的誓言。…相信著那份誓言,我才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這樣嗎。」 「沙達克。」 黑髮少年自然地朝白髮少年伸手,而白髮少年也在理所當然不過地接過黑髮少年的手,輕輕握住。 兩名少年所在的玉座上浮現巨大的門扉,敞開的門縫間,星雲形成的光之通道繫向不知名的遠方,看不見終點的盡頭在黑暗中閃爍著白青色的光芒。 「『宇宙之外』究竟是怎麼樣的地方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也沒有關係。親眼見識便是了。」 「也對……嗯,感覺很讓人期待……嗎?」 「我也很期待呢,光輝者。」 手指些微用力,白髮少年握緊了黑髮少年的手。 就算到了宇宙的盡頭,或者是宇宙之外,白髮少年也沒有打算放開這隻手。 只因為想要和黑髮少年一直凝視著同樣的夢想。 為了人類的世界而自人類之範疇脫離,在不知不覺中一點一滴失去人類原有特質的人類。 但願宇宙之外,是能滿足黑髮少年夢想的世界。 ※ 開始覺得用中文寫作好難。 不過如果問我用日文寫作比較簡單嗎,答案是否定的。 論文趕稿最終階段時突然很想寫的憂主逃避行。 過去寫過憂主在夢中一起走遍山水四季的文章,這次本來想要承接遊戲中大和與憂主約定要一起看遍世界的承諾來寫結局,但是因為跟結尾微妙的氣氛不太合,最後還是沒這樣寫了……。本來應該有下面兩句對話的: 「『宇宙之外』嗎……好想和大和一起見證啊。」 「的確,曾經有過這樣的約定呢。」 順帶一提,文中的白髮青年一行人,可以想成是大和+a,也可以想成是峰津院家的後代,甚至根本不是峰津院的血緣,我想應該都是沒問題的。 這幾年自己研究了創作方法跟創作理念以後,總算也能否種程度判斷出自己的寫作傾向了。 總算能挑戰以往的自己不會採取的寫作方式了! ──明明是這樣想的,這次卻換成是卡在無法順利切換語言這點上。 明明在想中文要怎麼表現,腦海浮現的卻是日文的文法。 明明在想日文這邊要怎麼寫,但卻浮現了能大幅縮短字數的中文表現。 掙扎過後還是寫出了一如既往的東西。 我現在完全相信要全心投入寫作,需要有能支持寫作的時間。 想著明天要出門,我完全沒法放心投入費力描寫細節。 總之只能期待這篇文章能最低程度傳達出自己想表達的事物(有那種東西嗎),順利發揚憂主的美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